养殖网安卓
您现在的位置:养殖网 > 青蛙养殖 > 正文
时间:2019-06-11 18:04 作者:admin 养殖网注册

长安剑:整治“流量黑产”,别只盯着蔡徐坤那点事!

长安剑:整治“流量黑产”,别只盯着蔡徐坤那点事!

  刚红起来没两年明星,发条推广新歌的微博就有一亿转发近日媒体报道,匪夷所思的流量背后黑幕重重。

  被媒体不点名却爆照的是蔡徐坤,一个去年在《偶像练习生》中走红的艺人。

按照微博亿用户的规模计算,平均3个用户里就有一个转发过他的新歌视频。

    凭什么火到这种程度媒体调查显示,过亿的流量不靠演技、不靠唱功甚至不靠脸,而靠水军刷出来  说白了,就是流量造假。

  谁制造了畸形的流量生态?  并非针对某一个明星艺人,毕竟转评异常数据带水的也不是蔡徐坤一个。 正如蔡粉们说的那样:  干嘛只盯着我们家爱豆    互联网时代,明星在流量上筑巢安家,巢筑得越大,金蛋下得越多,这已经成了常识。

微博转发量大、评论人多,说明艺人有关注度,这是算不算当红的重要指标。

流量直接和艺人的经济利益挂钩:拍个片、走个穴、代个言、参加个综艺节目等等,能开什么价,流量就是谈判桌上的筹码,就是牛气冲天的资本。

  演员歌手艺人明星,无论怎么称呼,档次高的给观众带来艺术享受,正常的起码带给大家以娱乐和放松。 而现如今,演技唱功什么的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流量够不够。

然后呢,吃瓜群众恍然发现,流量和艺术完全是两回事  荧幕上充斥着喜怒哀乐都是一个表情的男女主角,舞台上尽是些不假唱就不敢张嘴的精致皮囊。

    观众其实并不买账,把造成这种现状的锅甩给消费端,是不公平的。 给这种畸形的现象推波助澜导致愈演愈烈的还在供给侧。   按照理想中的状态,流量经济其实并无不妥。 逻辑很简单,实力带来好评,好评带来人气,人气带来流量,流量带来经济利益。

而流量注水乱象丛生错就错在对经济利益的急功近利,导致明星、演艺公司只关注最后一个环节,把流量作为了整个市场逻辑的中心,而忘了实力和作品才是最初的源头。

  为了假装很有人气的样子,明星和公司怂恿纵容粉丝花钱买流量,开小号刷流量,甚至赤膊上阵自己动手;新媒体平台端也是揣着明白当糊涂,反正流量怎么注水都在自己的盘子里,虚假繁荣也是繁荣,在这个新媒体竞争异常激烈的时代里,这种雪中送炭的好事就跟天上掉馅饼差不多。

  流量明星为什么总如过眼云烟转瞬即逝,或许从这里也可以找到答案。

  网络黑产不只影响明星那点事  为了经济利益而疯狂追逐流量,催生了刷流量这样的网络黑产业。

  媒体调查发现,电商平台上有大量做着流量生意的人。

无论是哪种新媒体,从转发评论粉丝数,只要和流量相关的都是明码标价,店家还声称经常和知名明星交易。   刷数据的方式也五花八门,有建群招揽水军的,有自己开无数小号的,有开发外挂用机器刷的,甚至进化出机器盗号刷流量的技术。

前者还能算是市场乱象,而到后面,就是赤裸裸地侵犯公民隐私、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的违法犯罪了。   其实最让人担心的,不是明星流量那点事,而是由明星流量催生出的网络黑产开始变种,应用到其他领域进行违法犯罪活动。     去年年末,广东深圳警方破获了全国首宗网络涉黑恶犯罪集团案。

这个犯罪集团通过招录大量恶意差评师,在电商平台搜索目标网店作为敲诈勒索对象,共敲诈勒索各电商平台网店近200家7900余单,涉案金额达500余万元,涉及全国多个省市。   是不是很眼熟?恶意差评师和水军没什么不同,一拥而上的小号差评和不知何处来的千万粉丝控评路数如出一辙。 网络黑恶势力犯罪手法脱胎于刷流量的黑产业,脑残粉们是涉黑涉恶分子的前世。     也许有人会说,网络涉黑涉恶只是特例,情况没有那么严重。

但是仔细想想,水军外挂控评要是运用到三观不正的毒鸡汤上,可能影响整整一代人;如果用到散布网络谣言上,长久损害的可能是政府在人民中的公信力;要是运用在散布恐慌上,亿量级的传播很可能直接导致社会的动荡。

  如果出现这些后果,把板子直接打在唯流量论的明星、艺人公司或者新媒体平台的屁股上,恐怕并不合适,但作为催生网络黑产的始作俑者,他们也难逃众口唾骂。   别为了点钱,忘了自己的社会责任和历史责任。

  为迈过5G门槛提供保障  24号,随着蔡徐坤央视在热搜榜上来了又走,微博发出了一则公告。

  在公告中微博表示已经更改了转发、评论显示方式,超过100万后仅显示100w+;各榜单产品坚持重复转发不计数;针对流量竞赛的产品调整会一直继续下去;面对无所不用其极的互联网黑产,微博说,需要相关执法机构的帮助,仰仗法律规则的完善。     诚实守信写在民法典里,打击犯罪写在刑法典中,重拳砸向包括网络黑产在内的网络违法犯罪,维护网络空间的天朗气清,当然是政法机关义不容辞的责任。   网络黑产应用到敲诈勒索、散布谣言、制造恐慌等犯罪,都是扫黑除恶的范畴。

  去年底全国扫黑办第四次主任会议上,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特别提到黑恶势力的一个变种方式:从传统行业领域向网络等新兴行业领域延伸触角,以新兴牟利方式作掩护,隐蔽从事违法犯罪活动。

  就在前不久,2月19日召开了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会议,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在部署扫黑除恶第二年工作任务中强调,要加快出台网络涉黑涉恶犯罪等法律政策文件,为依法严惩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提供法律政策保障。     互联网给中国带来了弯道超车的机会,我们也经历过互联网乱象丛生由乱到治的历史进程。 2019,中国互联网已经站在了5G时代的门槛上,外部环境有目共睹,一些国家对中国5G网络的发展并不是那么友好,设置各种障碍。

 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,我们必须科学认识网络传播规律,提高用网治网水平,使互联网这个最大变量变成事业发展的最大增量。

铲除寄生在互联网上的犯罪毒瘤,为中国互联网顺利的迈过5G门槛,为国家发展战略提供法治保障,不让中华民族错过信息化带来的历史机遇,正是政法机关理应担在肩头的时代使命。   从网络黑产说开去,并非只关系到明星那点事,而关系到整个互联网的健康发展。 提高治网水平,铲除网络黑产的土壤,从给流量明星们挤挤水分开始,别让他们像海绵,还没挤干了又重新吸回去。

上一篇:汗从哪里出,病从哪里来

下一篇:行情调整有点慌?告诉你一个真相:两大主力仓位很稳定!

养殖网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
Copyright (C) 2006-2019 养殖网www.526031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