养殖网安卓
您现在的位置:养殖网 > 青蛙养殖 > 正文
时间:2019-06-11 12:52 作者:admin 养殖网注册

长篇叙事散文《峨溪河畔》30

长篇叙事散文《峨溪河畔》30

  闲也不闲  古人说:开门七件事,柴米油盐酱醋茶,柴排在首位,(农家又称柴草为烧火,是一切做饭燃料的统称)南方人口稠密,人均耕地少,村人用稻草织草袋,没有多余的草作烧火。 农家平时做饭菜多是用大灶,大灶又费柴草,柴火自然很紧缺。

农家想到烧小灶,小灶又叫小炉子,是一种铁皮外身、泥土糊成的炉膛,是非常节能的农家小灶,农家总是比拼以最少柴做一顿饭而荣,颇有些"鹭鸶腿上劈精肉"的无奈,它可烧柴烧煤(煤泥混合后干透的炭块)也烧"高峰",还可烧干燥的牛粪。

"高峰"和煤成因相似,是很早以前水生类植物经地质运动埋入土中,酝酿沉积,化作一层一层松软似木炭、颜色灰黑似煤的物质,多在河塘芦苇生长的地方。 每年冬天,上下段池塘水用泵抽干,捉完鱼后,村民们会拖上锹去塘底挖"高峰",用锹切成半块灰砖大小挑上岸,一块一块放在稻床上晒干,干透后就可生火做饭。

高峰挖得人多了,也就少了。

村子人开始想到"扫炭"。   扫炭其实是去火车车厢内扫煤炭卸完后的煤粉,宁铜线横穿繁昌境内,一列列火车冒着浓烟"轰隆轰隆"地划过铁轨,车厢满载着从淮南运往铜陵(铜矿之都,需煤量大)的煤,因繁昌境内有化肥厂、钢铁厂,有些火车也会停靠繁昌车站卸煤。

母亲们的工作也就来了,扫炭都是村中青壮年妇女去扫的,男人们去扫怕火车站人笑话,再者男人们成群结队去扫,车站人也害怕抢煤。 扫炭都是七十年代的事情,八十年代柴火已不似以前紧张。

  凌晨,母亲和族下伯母婶婶们便早早起床,带上扁担、厚塑料袋,扫帚等物,走到车站时东方还未放白,她们便开始等车,火车开来开去,很少有在车站停下的,货多是拉往铜陵的,偶尔停一列,车站人卸完煤已是中午了,扫炭的人们也赶紧爬上车厢,拿起扫帚迅速地清扫厢内的煤粉,扫完快速装袋,有次母亲和以好母亲(伯母)正在车厢内扫,火车突然开动了,母亲想顺着厢门爬下去,伯母说:太危险,就让它开吧,哪儿停住哪儿下。 "火车后来一直开到繁昌西面的枫香墩站才停,她们方才下了车,而回家时已是第二天凌晨,回来后还惋惜地说:今天没扫到炭。 运气好的时候,一次也能扫上几十斤、上百斤担回来,运气不好一天也难等一趟车,肚子经常等得咕咕叫,母亲有个表姐住在离车站几里外的村子,有次听闻母亲她们在车站扫炭,便特意送中午饭过来,母亲吃完饭后觉得口干,便在塘里舀了一碗凉水,一口气咕咚咕咚喝下后就开始腹痛,从此便植下慢性胆囊炎的病根,还有一次,母亲扫炭时不小心被铁丝扎了一下大拇指,煤粉也顺势钻进了伤口,胀痛胀痛,回家后母亲用针像挑刺一样挑去煤灰,伤口挑得鲜血淋漓,也不在意,后来一直发炎刺痛,而伤愈已是几个月后的事了,愈合后的大拇指像刀削了一块肉一样。   2010年,母亲第一次来山西,见农村家家户户门前堆着煤炭,不觉触动心弦,说:“这边人烧火不用愁,省了多少事,少了多少劳累啊!”(一)。

上一篇:【图文直播】2018全球水产养殖论坛

下一篇:福州发布高温橙色预警 最高温达38℃

养殖网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
Copyright (C) 2006-2019 养殖网www.526031.com All Rights Reserved